金融业大门敞开:谁的狂欢?

“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正如歌曲里所唱,我国金融业正在履行承诺打开大门。

11月14日,德国安联集团宣布中国银保监会已批准安联(中国)保险控股有限公司开业,其由此成为在中国首家批准开业的外资独资保险控股公司;12月18日,摩根大通宣布获得中国证监会颁发的《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摩根大通证券(中国)可以正式对外开展业务;12月20日,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有限公司在上海开业,也成为国内首批新设外资控股券商。

相关数据也显示,1-10月,银保监会批准包括创兴银行上海分行、澳门国际杭州分行、韩国釜山南京分行、恒安标准养老保险有限责任公司在内的18项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筹建申请,批准包括约旦阿拉伯银行上海分行、工银安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交银康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内的15项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开业申请。1-10月,银保监会批准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增加注册资本或营运资金共计152.72亿元。

“无论是人身险外资股比限制从51%提高至100%的过渡期,由原定2021年提前到2020年,还是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都说明了我国金融业对外资开放的计划在提前,2019年只是序幕,明年才是大戏的上演。”对此,国信证券此前发布的一份研报指出。

外资银保总资产近5万亿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得益于我国金融服务业的开放,仅外资银行业和保险业截止到今年10月末的总资产合计接近5万亿规模,而临近2019年岁末,我国金融开放仍然马不停蹄,多项金融开放政策落地。

银保监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末,外资银行在华共设立了41家外资法人银行、114家母行直属分行和151家代表处,外资银行营业机构总数976家,资产总额3.37万亿元。境外保险机构在我国设立了59家外资保险机构、131家代表处和18家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外资保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2513.63亿元,总资产12847.47亿元。

而就在不久前,银保监会修订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进一步落实保险业最新开放举措要求,将外资人身险公司外方股比放宽至51%。文件还放宽外资保险公司准入条件,不再对“经营年限30年”“代表机构”等相关事项作出规定。与此同步发布的《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明确取消合资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时点的通知》明确提到,自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取消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合资保险公司(以下简称“合资寿险公司”)的外资比例限制,合资寿险公司的外资比例可达100%。

“希望现有在华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能够充分利用进一步开放带来的新的发展空间,不断提高外资机构的经营活力与管理能力。同时,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我们欢迎更多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来华设立机构、开展业务。我们将继续坚定不移地履行开放承诺,并努力创造有利于中外资公平竞争、共同发展的市场营商环境。”彼时,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对此表示。

而对于已经获得市场准入门槛的外资金融巨头而言,今年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幸运的。

“安联(中国)保险控股有限公司批准开业,得益于中国政府出台的一系列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鼓励外资加大在华投资的政策,是中国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的积极成果。此举将进一步加强安联在中国市场的战略布局和定位,帮助安联更好地发掘中国作为全球增长最快经济体的市场潜力。”在开业时,安联中国董事长塞尔吉奥·巴比诺特如是对外表示。

而对于安盛天平完成由法国安盛集团全资控股,野村中国金融机构研究部主管唐圣波就分析指出,这是一个信号,在持续对外开放基调下,2019年对外开放政策执行和推进的力度超出预期,甚至是历史性的,给外资带来了很多业务的机会。

更多外资进场

2019年将成为过去,而对于到来的2020年,我国的金融业又将会迎来什么变化?值得肯定的是,外资加速进场的大戏将上演。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就在11月底,美国安达保险宣布收购华泰保险集团15.3%的股份,且收购已获得监管批准。如果此次收购案达成,安达保险将持有华泰保险集团46.2%的股权。安达保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埃文·格林伯格明确表示,其对中国及中国保险市场的长期巨大潜能满怀信心,而这也促使着安达不断增持华泰保险。

唐圣波指出,对于已经进入中国的外资而言,他们希望获得更多的控股权,甚至是100%控股。对于还没有在中国布局,或者是曾经进入过中国市场而后退出的,不排除接下来在中国寻求获得新的保险牌照,或者通过兼并收购的方式进入中国市场。

银行保险业是如此,对于证券基金行业而言,同样也是如此。

在2019年7月,证监会发布文件称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

截至目前,2019年已经有包括摩根大通、野村证券、瑞银证券以及方正证券四家完成了由外资控股达到51%的举措,而目前我国的合资证券公司共有12家,包括中金公司、瑞银证券、高盛高华、德邦证券、中德证券、瑞信方正、摩根士丹利华鑫、东方花旗、华菁证券、申港证券、东亚前海、汇丰前海等。这也意味着在明年这些合资券商的身份改变值得期待。

在2019年7月的证监会新闻发布会上,规定了公募基金行业全面开放的时间表,自2020年4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基金管理公司外资股比限制。

而值得关注的是,基金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底,我国境内共有基金管理公司126家,其中中外合资公司44家,内资公司82家。

中外合资基金公司中,鹏华、景顺长城、海富通、华宝、泰达宏利、汇丰晋信等15家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为49%,另有10家合资基金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超过30%。

多家外资机构正积极谋求公募控股权,而像贝莱德、领航、瑞银资管等多家海外资管巨头对内地公募牌照也觊觎已久。

“外资公募和内资公募并非截然对立,两者皆是国内资产管理市场参与者和服务者,通过为国内投资者提供差异化、多元化服务可以实现协同发展。外资资管机构进入中国市场有积极的一面,公募基金应当从加强行业生态和基础市场建设、丰富业务结构、完善监管机制、加强人才培养和引导科技创新等方面积极应对。”博时基金总经理江向阳分析指出。

对外开放需行稳致远

毫无疑问,对于即将到来的2020年,我国金融业的大门将越放越开,内外资金融机构同台竞技也成为大势所趋,而随着主体机构的多元化,其对我国金融监管带来的挑战也不言而喻。

“我国金融业扩大和深化开放,机遇与挑战并存,金融机构、金融监管部门都要积极适应和参与,把握节奏,有效应对,行稳致远。”对此,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分析指出。

在董希淼看来,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加速需要防范相关金融风险。我国的金融业开放不等同于搞自由化,不能忽视金融业对外开放所可能带来的风险。金融业开放节奏过快引发风险乃至金融危机的案例在世界范围内屡见不鲜,如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包括泰国在内的东盟各国积极推行出口导向的工业化战略,过快放开汇率、利率和资本市场,导致信贷过度扩张、房地产热、股市热造成通胀急升,经济泡沫越来越大,最终引发了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对于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开放带来的影响不同,需要分类考虑。

“国家层面要做好顶层设计,合理安排开放顺序,并在开放过程中特别关注国家的金融安全。要稳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继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监管部门要加强对金融业开放及机构的监管,随着对外开放进程不断深入,外资金融机构在我国不断发展,我国金融市场的交易结构、业务模式将更加复杂,呈现出跨国别、跨市场、跨领域的特点。所以,金融监管机构要弥补制度短板和监管空白,特别是要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监测、分析和预警,严防跨境资本异动对中国经济金融稳定带来的冲击。”董希淼指出。


董希淼认为,对于中资金融机构而言,要顺势而为,注重自我提升。由于发达经济体的金融机构发展时间长达数百年,经营模式和管理方式等较为成熟,通过相互学习交流,不断优化产品和流程,取得更好的服务效果。在与外资金融机构的竞争中准确定位,发挥比较优势。在业务层面,中资金融机构可以利用自身客户基础好的优势,外资金融机构则可以发挥业务模式更加成熟的优势;在股权层面,外资机构通过持股比例的提高,可以进一步提升其参与管理的话语权,这也有利于我国金融业进一步改善和优化公司治理。

“我国金融业加大对外开放应该充分发挥自贸区的积极作用,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必须继续加快自贸区建设,充分挖掘自贸区的发展潜力。推动自贸区深入差别化探索,以科技、制度创新为核心,以品牌质量为关键,夯实贸易发展的产业基础。开拓发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合作,逐步提高自贸伙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对外贸易中的占比,扩大与周边国家的贸易规模。”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滨海金融协同创新中心主任王爱俭分析指出。